Akane十二号

就……努力提高吧。

啊!!!!!!幸福!!!!!!!❤

卸耳:

第二张的上色版就当做给 @Akane十二号 的彩蛋啦(这彩蛋有什么意义x

是之前的点图!

黑色背带裤卡√

开始慢慢填上点图的坑


卡米尔是不是叫雷狮大哥来着?那现在第二季的是几哥(什(还是记错了?挠头.jpg

太棒了太棒了我死了我死了sduufeuifwalug

森地林边:

太有感染人的力量了!!!!!!!!!湿了眼眶——!!!!!!!!冲着全宇宙狂吹乙乙,我要给乙乙买海盗船

迟鴺:

用上北健的ミスト做了一个雷卡的无声手书(苦笑),音乐链接见评论或💛💛💛po主页前一个博文💛💛💛(高亮一下)。请务必结合背景音乐食用(比心)!

这个故事融入了我对雷卡的一些理解,遗憾的是由于能力原因还有很多很多难以表达出来。欢迎评论感想,一定会非常非常认真地回复的!

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对~他们就是最最珍贵的宝物!😘

哭唧唧

七:

前提:如果凹凸大赛只能留下一个人的话


因为看到格瑞无论经历了什么都很坚强 

所以金也不想让他感到自己的迷惘

那是金遮掩了无数懦弱与不甘的帽檐


因为金在格瑞面前总是笑着

所以格瑞也不会流下代表软弱的泪水

那是格瑞饱含汗水与泪水的发带


但是虽然两个人都刻意隐瞒了自己的弱点,还是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睛 

 这个年纪明明还应该是被大人保护在手心的孩子 

他们承受的太多了

========

 看不懂剧情的话: 
剧情中穿插了一段格瑞的梦 
两人分别的自述 
以及现实 

推荐一首歌:見えない黒に堕ちてゆけ

我听的是男声女声翻唱版本

鱼干煎雪:

期末考完之前应该很少会有更新了

出没于各位的评论区()加油叭

【我不会起名】反正就是雷卡①

*头回写雷卡,他俩太好了
*骨科使我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还吃么?”雷狮看着卡米尔放下的锃锃亮的空盘子问道。

卡米尔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怯生生的,又迅速低下头去。

雷狮便对一旁的仆人挥挥手再叫来一盘甜点。

卡米尔犹豫了下才拿起了叉子,雷狮托着腮坐在他对面打量他。即便是坐在同样的高度,对方还是比自己矮了不少,破烂的衣服跟富丽堂皇的宫殿十分不称,瘦弱的身体一副显而易见发育不良的样子。

模样长的倒很乖巧。

这天其实没什么特别,雷狮像往常一样溜出王宫去,在路上看见一群小孩子围了个圈,卡米尔站在中间,湛蓝湛蓝的眸子看过来,然后被揍了。

要说在平时,雷狮不爱多管这些闲事。

但他走出两步去,想起那孩子的眼神来,就忍不住转过头,又调头回去喝止了他们。

等他们都吵吵闹闹的散开,雷狮才来到卡米尔面前。

卡米尔跌坐在地上,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,还有刚刚被推搡留下的红痕,伤有新有旧,他弓着身子用发亮的眼睛盯着雷狮,像头小豹子。

雷狮蹲下身子在卡米尔头上胡乱地摸了一把,笑着问呆愣着的少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……卡米尔。”卡米尔用稚嫩的声音回答他,又换来雷狮没什么恶意的笑容。

他朝着卡米尔伸出手来,等卡米尔搭过来后道:“卡米尔……,你以后就跟着我吧,我雷狮罩着你。”

雷狮就这么把卡米尔带了回去。

他也说不清是什么驱使着他这样做了,好奇或者同情,又好像都不是。

但他还是做了。

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,也不需要什么理由,雷狮想。

雷狮就这么看着卡米尔又解决了一盘甜点,便把一旁的水杯推到他手边道:“慢点儿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卡米尔又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来,雷狮没在意,想着去哪找件衣服给他穿。

雷皇室的家教姑且还算很严,雷狮也不想跟那些整天勾心斗角的兄弟姐妹有什么交集,他招呼来站在一边的女仆,吩咐她找找自己小时候的衣服。

“你看看他能穿多大的。”雷狮冲卡米尔的方向扬了下下巴示意女仆。

“多找几件,挑点儿合适的。”他补充道。

雷狮回过头,就看见卡米尔捧着水杯看着他,眼睛里头有化不开的水似的,忽闪忽闪的。

雷狮飞扬跋扈惯了,倒不爱欺负比他小的,看见卡米尔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心软,全然是三好大哥的作派。

“你身上有破了的伤口吗?”雷狮打算带脏兮兮的卡米尔去洗澡,看着卡米尔喝了水才问。

卡米尔摇了摇头,雷狮就过去牵着他到自己卧房去。

女仆已经在等着了,一旁整理好了几套衣服,见雷狮回来就退了下去放洗澡水。

“挑一件喜欢的。”雷狮说道,然后看卡米尔扯了扯离他自己最近的那套。

就随他的便吧,雷狮想道,明天让裁缝过来量了尺寸给他做新的。

雷狮挤出个没什么意义的音节来表示同意,卡米尔才跟着女仆去了浴室。

九岁的卡米尔站在门口把女仆往外推了推,“我自己会洗。”

雷狮跟过来看见这一幕,忍着笑把人挥退了又说:“有事叫我。”

衣服放在外面,卡米尔裹着雷狮以前的睡衣出来的时候,好像整个人都冒着蒸汽,皮肤红通通的。

他皮挺薄的,小大人雷狮想,下次要让仆从把水温调低一些。

卡米尔走过来,雷狮拿过搭在他脖子上的毛巾帮他把头发擦干。养尊处优的三皇子做起这些事情来却轻车熟路,也不知是否雷狮保护欲发作,但两人仿佛熟稔多年。

卡米尔的脸颊也红红的,低垂着头坐在床边任雷狮摆布。

他们为什么欺负你?

雷狮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,“今天就跟我挤一张床吧。”

弱肉强食,小孩子的世界往往比大人们的残忍的更加直率。

雷狮看得出来,卡米尔不习惯这样的关心,但还是战战兢兢地适应着这样陌生的环境。

他懂事的让人担心。

躺在床上雷狮尽可能的跟他东扯西扯,卡米尔缩着身子有一句答一句,直到雷狮将手搭在卡米尔的肩上沉沉睡去。

月光从窗外投在地毯上,卡米尔侧过身子面朝雷狮,看着他逆光的脸。

他这个年纪里少有的沉稳和沉默在这个夜晚变得不堪一击,清新的晚风,明亮的夜空,盖在身上的绒毯和雷狮均匀的呼吸声,温暖从四面八方涌入卡米尔小小的身体。

卡米尔伸出手去抓住雷狮睡衣的袖子,闭上了酸涩的眼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次特别划算的草原之旅,中途在旅馆,参加了当地人的篝火晚会,但是刚开始就下雨了,大家都担心篝火点不着了……不过还是冒着雨围着火跟大家拉着手转圈圈啦。

春风拂过你的脸

时光转了一个圈

你的笑容偏偏

这么甜


像蜂蜜拌着白砂糖

糖精抹上甜甜圈



真难吃